平湖房產網 > 資訊中心> 百家說樓

過去這一年,地產行業有多“南”?

來源:平湖房產網(www.1895584.live)  2020-01-17 16:53:44

又逢過年時。
以往這個節點,多的是各種宴會酒局、派對尾牙,大家觥籌交錯,推杯換盞,幾杯黃湯下肚,誰還不是個天下第一。
然而今年不同,干地產的上了酒桌,一個個眉頭緊鎖,薄霧濃云愁永晝,連強顏歡笑的力氣似乎都沒有了。
你要問為什么? 答案高度統一,《咬文嚼字》評選的2019年度熱詞,跟騰訊數據報告第一熱詞,不約而同都是它:

01  房企很南
房企有多難?
我在《羅振宇跨年演講沒有告訴你的,卻是地產行業如今最大的無奈》一文當中曾寫到過,房企被“渠道”綁架,利潤空間微乎其微。
沒辦法,根源上是兩個問題:融資難,賣貨慢。
監管緊盯房企融資,稍有違規就被重罰,開發商想借個錢不容易,而借個錢所付出的成本更為嚴苛。根據統計,2019年房企平均融資成本7%左右,最高的在15%。

融資難的同時,賣貨還不暢。2018年下半年政治局限漲令后直到今天,一手樓盤全部死死摁在備案價下賣,市場買漲不買跌,觀望情緒變濃,客戶成交周期變長。原本計劃一年清盤的項目,硬生生拖上兩三年,多拖一天房子不見得賣掉,花銷卻在一天天增加。
以往高周轉突然玩不轉了。上面借不到錢,下面賣不動房,財務狀況只出不進,你說難不難?
大開房企在面對這樣的市場狀況下,就會有兩種辦法。
第一,拿地更謹慎了。這么一來戰略投資崗位的童鞋們突然無活可干,變得可有可無,人才凋零(沒惡心你讓你主動走人已經仁至義盡了,反正要走也不會攔著你)
第二,營銷上為了續命(賣不動總要殺幾個管理崗背鍋祭天),不得不使用成本最高昂的渠道來走量,砸重金換時間。雖然你貴,但只求你能夠賣的快些。
總結起來,內部人員穩定性變差(要么失業了,要么就在圈內流動來流動去),外部被渠道鎖喉。借不到錢是死,賣的慢也是死,砸錢雖然沒利潤,但相較之下總算還能續命。
所以啊,你看往年財富榜出大佬的地產領域,這些年還有哪個大佬說我能笑傲財富榜的,那真是謝天謝地了。至于房企的利潤,幾乎已經消失殆盡。
你可能會說房企不賺錢,那賣房子該拿的傭金分到的獎金總不會少你吧?但是大家仔細看看年前和年底始終穩定供職于一個房企的業務員有幾人歟?
多得是拿不到年底留存部分獎金,一年換上了三四家房企的地產社畜??!

02  下游很南
地產行業難,下游也是寒風凜冽。
房企沒錢玩減配,業主心焦忙維權,家裝、建材市場冷冷清清。
行業上下游都在下雪,每個人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而最可怕還是那句話,一旦雪崩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2018年上半年地產最瘋狂時期,城市主干道幾乎開滿了房產中介和家裝公司,2019年底你再逛上一圈,能挺下來的我們敬他們是條漢子,但更多的是貼著門面轉租,活不下去了。
而且這個邏輯是這樣的,房子賣的好,理論上家裝建材也應該是紅紅火火。無奈很多人當初買房是為了投機炒房,買了房子也不需要裝修,裝修后再賣直接落地折一半價。所以即便交了房還是沒提供很旺的家裝需求,而家裝門店開出那么多,突然發現有裝修需求的就那么幾個人……
這時候地產下游行業為了占領市場份額,就開始挖空心思搞營銷,想方設法把客戶先吸引過來再說。而家裝亂象最怕的,無外乎就是家裝公司收了錢,忙著拆東墻補西墻,最后兩手一攤告訴你對不起要不再加點預算,否則這活兒干不下去了。
而家裝行稍有品質的,要想活下去就不得不拔高客單價。一來二去,市場上價格要么高攀不起,要么便宜得讓人心虛。
坑客戶,逼自己。所以有越來越多的客戶說寧愿找個自己熟悉的親戚朋友干泥師木匠的弄弄得了,家裝水太深,各種不快活,還是別找不自在了。
行業不景氣,客戶都這么想了,那餅已然攤得很大的家裝公司,你說難不難?

03  供應商很南
房企雖苦,好歹面對供應商時候依然是甲方爸爸,而處于食物鏈底端的乙方,才是這一輪寒冬中的弟中弟。
一個見怪不怪的案例:某乙方在2019年,一頓操作猛如虎,一算盈虧好像年底還賺了個一兩百萬,本以為可以開開心心過大年了,再一看賬戶余額,WTF,甲方爸爸一分錢沒給!
哪怕是渠道營銷里看似侵蝕了甲方利潤的渠道資源整合方,這年頭沒點實力還真不能快樂地做下去,主要原因就在于,各家開發商結傭速度有快慢。
結算快給的多,自然有人做;結算慢給的少呢,嚴格意義上,也還是會有人來做的。
對于某些資源整合方,不接活就要餓死,所以再差的條件也要咬牙上,但接了活卻可能因為甲方遲遲不結傭,在望梅止渴的路上被活活餓死。
同樣的還有做工程的。做工程的遇上項目竣工能馬上付清工程款的甲方爸爸,屬于祖墳冒青煙。甲方爸爸不給錢,下面的農民工得管你要錢,你不墊出去這筆錢,造成不良的社會影響鍋又是你背。你墊了錢拖欠賬期長達兩三年,那你利潤基本上完全被財務成本抹平了。

前幾天看到一篇文章,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截至2019年底,全國累計“失信執行人”人次超過1600萬。超乎想象,我們身邊竟然有那么多“老賴”。
“老賴”從來不把“老賴”二字刻在自己臉上,多得是“哎呀這個吧咱們項目現在也有難處,希望你們這邊體諒體諒”。許多乙方弟中弟,就在“體諒”甲方的過程中,自己走向了“體涼”。
有個杭州設計院的朋友,說他們單位把某幾家超級房開羅列在服務黑名單上,比如某老板玩足球的房企,某說自己傻逼投電視機的房企,某創始人紅燒肉做的特別有名的房企。因為這幾家房企崛起背后,都有著踩在乙方尸骨之上的不堪過往,有的還形成了慣性白嫖,服務他們,不如直接關門大吉。
這是段子還是真事兒,大家自己判斷。


04  要賬很南
欠錢的永遠是大爺,這在地產行業也是不破的真理。
為什么這個社會會催生出一些專職負責討債要債的人,我以為,這也是逼不得已,走上絕境的無奈之舉。
你上游欠賬,我墊錢給下游,那我就是提款機;我要是兩手一攤,壓力傳遞,那我就是雙面膠里外不是人。
為了要錢,某些乙方腆下老臉陪酒唱歌,聲色犬馬,最后一分錢沒弄到,業務招待支出發票又是厚厚一沓。
我聽到過的最神奇的討債手段,莫過于某乙方叫上一個大肚婆女員工,每天去甲方公司前臺靜坐抗議,并且指名就要見甲方男老板。不久甲方公司謠言四起,甚至要傳到老板老婆那里,不久欠賬結清。
這也太豁得出去了!


05  去年很南
當然在去年,大家應該看到了越來越多的“工抵房”流向市場。價格低于售樓處在售價,消費者如有需求,下手確實非常實惠。
你只看到了房子挺便宜,卻不一定知道,每一套“工抵房”的背后,或許都蘊藏著難以細說卻飽含滄桑的討債故事。
多疼疼你身邊的地產人吧,或許他們很多人還在強顏歡笑,故作堅強,那是因為職業習慣讓他們在公眾面前始終需要保持最堅毅的目光和爆棚的自信心。
太多的苦,太多的委屈,都選擇了默默忍受,自己去扛。
2019年太南了,但終究已經過去。最后,我想套用去年最火的一首歌《野狼disco》的歌詞: "

這是最好的時代

這是最愛的時代

前面兒哪里來的大井蓋

我拿腳往里邁

"
把去年的坑踩在腳下,熬過這個年,祈盼歸來已是春天吧。

歡迎掃碼與本文作者交流抄底“工抵房”可掃碼告知

——THE END——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由相關主體或人員提供,本網刊登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涉及真實性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管理員,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對使用本網站信息和服務所引起的后果,本網站不作任何承諾。本資料涉及圖片、音頻素材均來自于網絡,僅供文章渲染所用,不作為其他任何用途,如涉及侵權請聯系我司刪除。